维叶

瓶邪/维勇/all叶/原耽……缓更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我想请问一下,你真的“小”吗?


可能你从未意识到,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



  • 小红心=我读过了您的文,很喜欢,谢谢。


  • 小蓝手=我读过了您的文,喜欢,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


  • 评论=我读过了您的文,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或者,我只是想交流,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虽然,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





但是我想,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



  • 小红心=就是……Mark啊……扫文标记,因为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读到哪,所以留个痕迹,之后回去翻就比较方便了,一般情况下看完文我会再取消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 小蓝手=基本不点啊……新版APP里我也根本找不到这个键啊,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 评论=我真的只是小透明,虽然很喜欢,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啊,只能默默地仰慕太太啦QVQ太太不要见怪哦,么么几




不好意思,综上所述,让我们看看最后你留下了什么?


答案是:什么也没有。


你做的只是“我很爱您我真的很爱您啊我只是没有说QAQ”




好,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请问:你觉得自己算不算白食党呢?


“你说话真难听!”我猜有人要这么对我说了。


但这真有趣,你没有说,难道要写手去意淫吗?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




好了,您看到这里,大可以谴责我的粗俗无礼,我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尖酸刻薄蛮横无耻都是我的本性,但今天我并非要强X任何人,这句话这几天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我不想实行道德绑架,说写手是多么不容易,产出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过程,既然有产出啦读者看过就要留下痕迹。不好意思,这是什么鬼逻辑?我拒绝,也不爱听。


请问:“我只是一个小透明”真的是成为白食党的理由吗?


我不作答,你觉得呢?




我生怕有人误会,所以决定解释一下白食党到底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白食党=喜欢某文,但只选择扫过,什么都不做的一群读者。他们没有点红心,没有蓝手,没有评论,没有关注,没有表白。我的意思是,以上的任何一条都没有,只是静静地扫了文,走了。


所以现在,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如果是因为写手写的不好,没人看,没人响应,最后写手退出了,这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可惜。难道写的不好我们还要供着养着吗?凭什么?读者是不是欠写手的?有吗?


但,如果不是呢?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这些事情。


我本不愿意拿到台面上来讲,会显得我格外玻璃心,而玻璃心该死,不碎不痛快,这个我懂。但我并非在为自己喊冤,我本无意强X任何人。


我明白圈冷和圈热的区别,也知道形势永远比人强,借用林朵太太的一句话“若圈冷水深,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若圈热水浅,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但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今天所谈的,和这并不是同一件事。


最后,给大家留一个附加题,也许有人会觉得很难,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答案,我并不知道,也没有正确答案给你们。


题目是:既然现在的环境已经如此恶劣了,我们还能做点什么?




:)


结尾是,我理解读者所有表达爱的方式,不包括白食。


希望您能看到,今天我所写的是“表达爱的方式”,所以一切讨论是建立在“爱”之上的,因此,在这里所说的一切,都只是针对“全然沉默的喜欢”或是“无意的伤害”,有时候看到好的文太喜欢反而忘了点赞推荐,只是“有时候”,而我在强调的是一种“经常”。


其实只要留下一个小红心都不算是白食党,一句“很喜欢,谢谢太太,请加油”都不算是白食,都是对写手的尊重和表白。我想……如果不能为写手带来一丝慰藉,至少也不会让ta们感到落寞吧?


环境恶劣,我们头脑风暴,提出修改意见。


环境恶劣,我们尽可能的更温柔一些,彼此抱团取暖。


环境恶劣,我们等待lofter出现有力的竞争者,让它要么在竞争中进化,要么被自然淘汰。


以上。



关于“不知者无罪”这个问题

青烟水上飘_cp→很甜的媤姒:

推广一下。
有些事情你应该学的,应该知道的,请不要拿“不知道”当借口。


缄默:



Ikarasu:















  因为看到微博上那张翠鸟照片的问题,所以和基友聊了一会。








  基友说我观念太武断、语气太强横,但事实上我一直认为:无知是一种罪。








  不是所有问题都可以用“我不知道”来推诿。
























  首先是宠物问题。








  因为我是个鸟痴,所以经常有人@ 我各种鸟类的“萌照”,我几乎没有转发过。








  因为这些照片大部分在我看来不是萌,是可怕。








  动物和人类的情绪表达方式不一样,很多人类认为非常可爱的表情,是动物受到严重惊吓后所激发的应激反应。比如炸开羽毛、尽量使自己的身体看起来更庞大一些以威吓敌人;竖起脖颈处鲜艳的羽毛、试图吓退天敌;睁大/闭起眼睛一动不动、给敌人造成假死的错觉……这些都是动物的自保手段。








  是受到惊吓后的反应。








  但是太多的人大喊着“可爱”,拼命转发——我曾问一个认识的姑娘:“你已经知道这是受惊的图片,为何还要转它”。








  对方的回答是:“哎呀,我就觉得可爱而已,转一下又没什么事。”
















  转一下没什么事。








  很多营销号的宠物图片来自推特,这些推特用户大部分是日本——日本是亚洲野生动物/宠物走私最严重的国家。








  可以说是一种狂欢节般的灾难。








  有些动物不可以家养,但因为大家觉得“好可爱,只要可爱就没问题”不问缘由地购买,才促使一整个野生动物走私产业链变得更加完善。








  如果有一万个人转发,只要其中有一个人弄了一只来养着玩,那对那只野生动物而言就是一场灾难。
















  之前有人说南非犰狳非常可爱,然后中国海关查获了一批试图走私进口的犰狳蜥。








  一是野生动物不适合家养——你没有专业的动物知识,无法很好照顾它,不是所有事情有爱就能够解决。大学教授的妻子是动物保育员,在动物园和饲育所工作,有专门的执照——她具有相关的专业知识,知道如何处理一切突发情况。








  实际上,很多国家如果想养爬行类宠物,需要获得专门的执照——比如澳洲,蜥蜴和蛇的私养就需要执照。犬类出生需要免疫驱虫疫苗芯片。








  这种做法很好。
















  另一方面,走私进口物种会对当地土生物种造成潜在威胁。








  巴西龟和鳄龟是两个最典型的例子。况且大部分走私动物是不会有免疫检验的,随身有可能携带大量寄生虫。








  对寄生虫没概念的,可以去看看《邪恶的虫子》这本书。希望减少一点你想养野生动物的冲动。








  很多走私宠物来自非洲、东南亚,这些地方是寄生虫病的重灾区,就算一个人公德心稀缺对走私没有任何感触——为了你自己的健康,也请不要干这种事情。
























  很多人因为无知,所以显得无谓与无畏。








  这在我看来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不止是野生动物方面,其他很多方面也是。








  央视鉴宝曾经公开播出鹤顶红——很多人不知道所谓的“一黑二白三红”是什么东西。黑是犀牛角,白是象牙,红是鹤顶红——盔犀鸟的头盖骨。








  这三样全是走私品。盔犀鸟是一级保护动物,濒危物种,目前市面上所有流通的鹤顶红基本都是通过走私进口。








  作为央视节目,然公开播出这种东西,可谓法制意识之稀薄。








  这种无知是一种罪,非常可怕。
















  同学家做珠宝生意,专门从缅甸、越南、新疆采购玉石和木材进行加工贩卖。








  有一次店里进来一个客人,戴着红手串,对朋友炫耀。








  因为专业不同、朋友家三代专门做玉石生意,对骨玩、生物制品一窍不通,对方又含糊其辞,所以她跑过来问我鹤顶红是什么东西。我回答是盔犀鸟头骨。








  朋友气得破口大骂:“你把别人杀了、把它头骨做成佛珠戴在手上,还希望佛祖保佑你?佛祖保佑你下十八层地狱!”








  无知所以无谓与无畏。








  这种无畏令人毛骨悚然。
















  还有一个话题说到我容易爆炸,是熬鹰。








  明面上没什么人提,但是私底下这种论坛和交流群很多。玩鹰的人不在少数。








  熬鹰是一个非常残酷的过程。








  很多人曾经跟我说,驯养猎鹰是少数民族的传统、要得到保护。








  有的是世代驯养,这个先不讨论。
















  有的是捉野生鹰类来驯养,对于这种——








  只想回答两个字:放屁!








  西藏解放之前,农奴制和土司制度也是传统,怎么不和我谈谈活人献祭是少数民族的传统需要保护?








  南北战争之前,黑人奴隶制也是传统,怎么不去大街上找个黑人聊一聊?
















  有人说,人和动物毕竟不一样。人有人权,动物低等。








  何等自大的想法。








  地球不需要你担心、宇宙不需要你担心——就算是火星,也曾有过大气层和液态水。没有什么是永存不灭,就算是太阳系也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候消亡——在此之前,更加瞬息短暂的只会是人类的文明。








  你都不担心自己,还指望大自然替你担心吗。








  人类从事文明活动以来,物种消亡的速度加快了上千倍——直隶猿猴、渡渡鸟、旅鸽……这些物种早已消失在了历史之中。








  早几个世纪,旅鸽是多么铺天盖地的生物,只用了短短的一百年不到,就销声匿迹、然后灭亡了。








  就目前人类的科技手段而言,这种消亡的过程几乎是不可逆的。








  更可怕的是,太多的人类没有意识、或者选择不去意识到这一点。
















  我对猫狗并无执念。








  但我对野生动物有太深的执念。








  这世界上有太多需要保护的动物。太多太多。那些全球变暖导致北极熊死亡、海洋垃圾导致海龟窒息、石油泄漏令鸟类中毒、野生动物走私和盗猎的新闻,让我愤怒得无法入眠。








  并不是做人太认真。很多人笑着说:“对这种事情太认真你是不是傻。”








  总要有人试着站出来做点什么——总要有人。








  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当成其他人的事。如果你不站出来,你就永远只能指望其他什么人站出来——把希望寄托在其他人身上,不如回家睡觉。
















  之前和扑克参加野生动物保护宣传的时候,一个当地的Local过来和我们聊天,他拍摄鸟类,从北美到南美,追逐着候鸟与非候鸟的轨迹,穿越过不同的大洲、漂洋过海。








  活动做完,我们去咖啡厅喝茶,他说看到过太多的人捕鸟,用细小的网眼,拦截在鸟群途经的路上。








  世界大同。








  气得几乎落泪。








  每年总有几次,都会觉得“人类文明怎么还没完蛋”的消极想法,然后这种想法又变成了“为了让人类文明不要完蛋,我要力所能及地做些什么”。
















  今天和基友主要聊的是翠鸟摄影,所以引发了这么多感慨。








  对于一个能够辗转各地、坚守六年、只为拍摄那千分之一秒瞬间的人,我非常敬佩。








  这种人值得尊重。








  因为去迈阿密的大沼泽蹲拍过水鸟,所以知道这种坚持是多么困难多么不容易——我们只蹲守了两天,一动不动呆在那里,每个晚上回到旅馆,一洗脸被晒伤的皮肤都会哗啦哗啦地往下掉落,胳膊上全是水泡。








  你涂再厚的防晒霜都没有、穿长袖长裤也没用。








  汗如雨下一动不动就是一整天。








  用六年坚持做一件事情,值得最崇高的敬意。
















  相比之下,问为什么不用后期PS的人——无知真的会带来无谓和无畏。








  你们眼里绝妙的好照片,可能只有印尼摄影师的摆拍。为了追求画面的色调美可以动用大量后期PS技术、为了追求构图美可以不惜掰折动物关节拗造型。那些树蛙脚踝处的淤血你们永远看不见、也永远不会去试图了解一组所谓“好照片”背后是什么样的拍摄手法,因为你们无知。








  你们不是被动无知,你们是选择性无知,把无知当成一种骄傲的资本,“我不知道所以你能怎么样?”








  对于这种摄影师和这种人,我只想说:祝全家吃屎。
































  因为年轻所以有不知道的东西,这不是罪过——我不知道的事情有太多太多,每次和人交谈只会觉得自己更加愚钝贫乏。








  但当你接触到一件事,你可以选择学习它。








  这是一个(某种意义上而言)最好的时代——你所需要的所有知识,都能在网络上找到,你问出的再白痴的问题,都会有人替你解答。








  我最开始玩模型,连需要什么工具都不知道,我遇到这种问题,都是最简单的方法:问百度、翻说明书。








  那么多的资料、开放的电子图书馆、在线课程。








  学习不是一个令人感到羞耻的过程。








  它令你充实。








  但有的人宁愿抱着“我不知道,所以你没资格批评我,不然你就是欺负弱者。但我批评你批评错了也没关系,因为我本来就不知道”——这样的想法。








  祝吃屎愉快。
























  基友说的很对,我这人行事风格暴力、观念武断。








  没什么好说的,所有和我不是一个物种的访客,我不用多费精力和你解释,直接拉黑。在很多事情上,无知即是一种罪过。








  所谓“不知者不罪”只是装点门面的。








  因为无知所带来的伤害,并不会比蓄意伤害所带来的灾难更小。





















日久弥新

文不对题系列
头发都掉光了还是很撩维*不老小妖精纯情勇
基友点梗
ooc预警

(1)三十岁
胜生勇利正式引退,和早几年引退的维克托一起做起了专职的花滑教练,偶(经)而(常)做做编舞,为自己为学生。

“勇勇勇~~利!”刚刚结束一整套编舞动作的维克托向在冰面上看着他的勇力虎扑过去,还露出自己标志性的小狗眼。
“刚刚的编组是不是很性感!”维克托抱住乖乖站在那里等他的勇利,还故意向他的耳朵吹气,耳边的几根发丝顽皮的翘起,碰到脸颊上,痒痒的。
“嗯……是不是接续步分编两组比较好?”勇利沉思半晌,丝毫不为维克托的举动所扰。
“勇利你还真是不解风情啊!”

(2)三十五岁
为了身体健康,勇利开始限制维克托的饮食,尤其是饮酒方面。天知道战斗民族怎么这么喜欢喝酒。
“勇利,就一杯好不好^o^”维克托眼巴巴地看着勇利手里的酒瓶,努力用水汪汪的小狗眼打动勇利。
“维恰,不行!只有节日可以喝酒,不都说好了吗?”勇利头偏向一边,结婚这么久,他还是难以抵抗爱心嘴的威力。他抱着酒瓶,向维克托身后的酒柜走去。
维克托伸手用力一拉,勇利一个没有提防就摔向了他怀里。
退役的花滑运动员还是很灵话,扶着维克托的胳膊很快稳住了平衡。
“维恰!”勇利作生气状。
不想维克托直接吻住他----还是甜甜蜜蜜的法式热吻。
随后还把头搁在他的肩窝,侧头有意无意去亲吻他的脖颈。弄的勇利痒痒的,忍不住发笑。
酒瓶落入维克托手中,“维恰!不许喝!”
“就一杯好不好?我保证就一杯!勇利你最好了~”后面跟着一长串销魂的波浪线,维克托标志性的小狗眼放出可怜的目光。
勇利遭到暴击10000点伤害。
勇利完败。
今天的维克托还是喝到了酒。



(3)四十岁
勇利看上去还是相当年轻,有人说勇利看起来最多三十岁。
再看维克托,嗯,保养得当,看上去并不老,很有成熟男子的魅力——除了日渐上移的发际线。
勇利相当担心维克托的发量,早早请教了披集还有雅科夫,从食补还有一些药用洗发水上来拯救维克托的头发。
相对于勇利的紧张兮兮,维克托可以说是毫不在意。
勇利你爱我不就好了,维克托总是这样说。

(4)五十五岁
维克托的头发还是没有守住阵地,不过地中海的发型也不影响什么——他还是标准帅老头。勇利倒是看上去很是年轻,也就四十出头的感觉。
这么久了,维克托粘着勇利的程度丝毫不减,勇利却还是经不住维克托的各种调戏撒娇,经常束手无策,脸颊飘红。
花滑是他们终其一身的职业,更是无法放下的爱好。虽然难以再完成一个完整的作品,他们从未放下编舞不曾。维克托构建框架,勇利增加细节润色。
许是经验见长,由他们出品的花滑编舞总是能让人眼前一亮。许多年轻的花滑选手慕名而来请他们创作一份作品。

-----END-----

或许这是他们最好的一生。

突然矫情,来自基友点梗,之前码了大半一手贱覆盖掉了……
然后文不对题系列……感谢你看到这里
日常圈基友@对我就是隔壁老王 

【瓶邪】预测

【上海高考作文】预测

讲道理上海作文也是越来越神奇了。。

OOC预警OOC预警私设如山

微博lof同步

终于还债系列,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orz


预测


(1)

靠在石壁上休息许久,空气里只剩下急促的喘息声和血腥的味道。没有人说话。危机暂时解除,但没有人知道他们能不能出去。

“若是早知如此,你……”平静终于打破,他终于忍不住发问,握紧了身边那人的手。

那人没有说话,只是侧头一笑,被握住的手也用力回握过去。明明身处昏暗的墓穴,却仿佛有千万白光打在他的脸上。

那人看上去似乎光芒万丈,耀眼极了。

(2)

十年了。张起灵在青铜门里已经待了十年了。

十年对他其实并不难熬,终极之中时间是静止的,真的要说就是睡了一觉,然后到点后醒来便是。

(3)

青铜门开,他快步而出。

看见心念许久的吴邪正对着他微笑,身上虽有些擦伤,好在也只是擦伤。

(4)

离彻底消亡的汪家人到底没死心,集结最后的力量,企图在长白留下吴小佛爷的命。当然,张家族长能留下来最好。

(5)

“走!”吴邪大吼出声,混乱的攻防,冷兵器相接的乒乓声不止。

他然后就察觉到了背后被人猛地一推。

断龙石随即下落,切断了两人的联系。

隔着厚厚的石壁,张起灵依然听到了痛苦的闷哼,最后消失于无。

(6)

再睁眼,吴邪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身体好像也没有什么不适。

他?好像回到了上长白山前暂居了一夜的小旅馆?是小哥救了他?小哥呢?

吴邪伸手摸了摸枕头底下,大白狗腿还在。嗯?不对,小哥不可能这么做。又是幻觉吗?

手机响了,是小花的短信,询问他进程的。

不对,这时间?

(7)

试试吧,吴邪这样告诉自己。

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一阵敲打,短信发了一条又一条。

(8)

吴邪修改了路线,又安排了其他三队伙计在定点接应。

他又见到小哥了,看上去和上回一样,除了脸色稍有苍白,看起来很健康。

他们下山时绕了道,不巧,又遭遇了埋伏。

吴邪最后的记忆,是猝不及防的枪响和难得出现在小哥脸上的焦急。

(9)

吴邪又醒来了。

重复了四次。几乎是一个无限循环。

可是第五次他成功了。

(10)

“快了,马上就安全了,我的伙计就……唔……”

张起灵松开了之前握住吴邪的手,一把将他拉进怀里,想也不想就吻了上去。

吴邪明显是愣了一下,他能感觉到小哥的右手臂环过他的腰,右手还握着刀,刀刃顺着他的腿垂下。随即他的眼睛被盖上,眼脸能感觉到小哥掌心的温热还有一些难以察觉的颤抖。

小哥啊。

吴邪右手握着大白狗腿,垂在身侧,左手环上小哥的脖颈。

吴邪/小哥,我在。

这一刻,彼此的心意被感知。明明不过几秒,却感觉像过了几年。

(11)

怎么可能不来接你啊,小哥。

即使我知道结局,我也要和它抗争啊,你知道的,我不信命。

------END------

啊我在写什么啊,明明就是个小吴不断回溯时间终于成功接到小哥然后甜甜过日子的故事啊。

说好要圈基友?? @对我就是隔壁老王 





嗷嗷嗷终于拿到了!
一不留神寄到学校放了几天今天终于拿回来了开森!
其实剁手前没有看过然而看了太太的短篇和让我们回到系列就果断下单❤️
超值!超喜欢!拆了一本读了一半发现忘记repo现在赶来摆拍呀太太不要嫌弃QwQ
封面很清爽(这糟糕的形容),目录直接命中心脏!啊啊啊这风格真想给太太疯狂打call!!!
最后再次给太太笔芯!等太太下一本本子💕💕💕@拣尽寒枝不肯栖 

同人脑洞和同人文字的关系

之前有个太太说(大意是):冰山一角,水下才是没写出来的脑洞数量,水上是那写出来的一部分

和基友交流了一下

基友:脑袋里简直藏着全宇宙
我:还链接着一个个黑洞
基友:黑洞另一端是无数个平行宇宙
我:会写出来的,最多一个地球

和哈哈哈哈哈哈

唉维权日常

半湖残酒——此度见花枝:

官方真的是…

一座城池:

很久没试过这么难过,什么说不出来,请大家帮我转发一下,或者还能举报?我不太懂微博,就是求真的别盗用我的图为真人剧打广告了。

http://m.weibo.cn/1888736415/4117859284717187?uicode=10000002&mid=4117859284717187&luicode=10000011&_status_id=4117859284717187&lfid=2304131888736415_-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sourcetype=page&lcardid=


这真的是我最后一次失望了。

给所有还在坚持的同担

愿每一个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

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完全超出了我们的预估。两天时间,一万转发,被举报过,被屏蔽过,被删除过,这些都彻彻底底颠覆了我们最初的想象。


长微博组最开始做长微博的初衷,其实是试图安慰在事件最初开始就被波及到的姑娘。这个被一句“叶粉在撕资源”这样一句既不客观也不正确的话语所概括的事件,仔细讲起来,其实是一个包含了官方欺诈,粉群内斗,路人嘲讽等等等等的,非常错综复杂的故事。


别人不会明白,只有我们自己清楚我们遭受了多少痛苦,多少不公,经年累月里忍受了多少委屈和愤怒。


长微博和lofter上的每一条留言,每一句倾诉,我们都在看,我们所有人都感同身受。


一群叶粉想要安慰另一群叶粉,想要为这些因为所有的努力被证明付之东流几乎被官方折腾的濒临崩溃的姑娘,说说话,讲一讲道理,就算最终仍然是不自量力,蚍蜉撼树,我们也希望向其他姑娘们发出声音,就像黑暗的深海里一只鲸鱼在寻找另一只鲸鱼,你们的声音我们收到了,现在我们来发声,希望你们也能收到。


这才是一切开始时,真正的样子。


那时候我们甚至想过最好的结果就是2000转了。微博发出后,被反复举报过,被屏蔽过,甚至被删除过。当我们对着“该微博被多人举报已删除”灰心丧气时,实没想到截至今日,此时,它能突破万转。尽管,现在去搜索我们长微博带的两个tag#叶修##全职高手#,依旧查无此po。


也没有想到,在已经清清楚楚把全部过程都披露出来,把我们的诉求都表达出来之后,居然会发展成多方混战。我们的态度我们的立场已经写的很明白的,重申了许多次只专注解绑官方与任何角色无关,依然有人执意扭曲各位姑娘的意思,往我们身上泼脏水。


有嘲笑居然为二次元角色撕资源的,有从粉群上升到对角色的人身攻击的,有顶着同担的头衔拉偏架的,还有在表达出自己长久遭遇的不公之后,还要被骂一句叶粉真戏精的。甚至连长微博组也收到了私信,指责我们毁掉了叶神的生日。


我们不太明白,为什么这条微博会毁掉他的生日呢?皮下的每个姑娘也都有各自的庆生计划,线上的线下的都在积极准备,贺文贺图照旧肝,这样一条微博,能够毁掉什么呢?


更让人寒心的居然还有不明真相的叶粉姑娘和别人一起攻击此次发声的叶粉,我们理解你们不愿意参与这种乱七八糟最后也不一定有结果的事情。你们也可以选择沉默,可是最终却选择站到别人的阵营里攻击同样喜欢叶修的姑娘,这才是最伤心最打击人的事情。




明明都是一家人啊。




各位同担姑娘在这兵荒马乱的一天里,也许经历了自混圈开始最大起大落曲折难诉的事情,有多愤怒,有多委屈,有多不解,有多么有口说不清,我们都明白。


你们的声音我们收到了,我们的声音你们也收到了。


深海里的两只鲸鱼终于发现了彼此,在相遇的这一瞬间,之前所经历的漫长的无人理解没有终点的旅行的故事,一直以来忍受的委屈痛苦绝望,终于有了能够托付的对象。




请你慢慢说,我们会慢慢听。


扛着过于沉重的东西跨越了太远太黑暗的山水的各位姑娘,请休息一下吧,就在这个地方,不用忍耐了。




我们并没有要求官方的待遇是事实,我们的目的仅仅是呼吁同担拒绝官周是事实,长微博上所披露的是事实,官方屏蔽微博装死不回应也是事实,全部都是事实,为什么依旧是各位叶粉姑娘要受到伤害?我不清楚这种荒诞无稽的事情到底为什么发生,也许我们不继续担销量受捆绑出最多的钱受最多的气还不愿意躺平任嘲,就是一切的原罪吧。




我们是因为喜欢叶修才聚集于此的,不论契机是小说还是动画,一年还是五年,产过粮的太太或是只能喊666的咸鱼,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因为喜欢叶修所以才在这里的。那时候没有别人也没有官方,路人是友好的可以努力卖安利的,太太们都是各有特色但同样喜欢老叶的,全员爱,唯粉,什么样的姑娘都能找到自己觉得最舒服的位置窝起来,那时候日子很长很长,吃不完的粮爱不完的人,现在想起来依然嘴角带笑。


我不明白最后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打榜投票,撕逼争吵,叶粉永远首当其冲,越来越沉默,越来越低调,除了买奇丑无比的周边和毫无意义的投票时有一点存在感之外,我已经很久没有在外面看到过兴高采烈的叶粉姑娘了。




这次的事情发酵到现在,能看见很多姑娘都受到了伤害,既委屈又绝望,在官方买水军控场后,我们能够活动的范围也越来越狭小了。


我们并不是喜欢官方所以才在这里的,我们并不是为了忍辱负重所以才在这里的,我很清楚我为什么在这里,希望各位同担姑娘也能回想起来。那绝不是痛苦的回忆,是吗?




之后的事情已经无法由我们控制了。其实我们也算是新人,都是第一次做长微博,硬着头皮撑到现在。昨天私信忽然挤进来,提示我们微博被多次举报,所以被屏蔽被删除,我们没有一点心理准备,想申诉都找不到地方。紧接着,连账号都显示状态异常无法登陆,皮下每个姑娘都掉了眼泪。我们毫无办法,也看不到希望,绝望得几乎要解散掉这个临时拼凑起来的草台班子了。但是最后,因为姑娘们的努力,长微博还是回来了。


我们只想传达出我们真实的意思,希望让更多的同担姑娘能够看见。


而很幸运的是,我们确实已经传达到了。




鲸鱼的发出声音的频率在15~25赫兹,在深海里能够传得很远很远,如果哪一天你听见了这个声音,请一定要回答,在黑暗的世界里,并不需要能够并肩走到最后,只要让她明白有人依旧遨游在此,就绝不会一直痛苦下去。




本条lo不打tag,各位姑娘有什么想说的就在这里说吧。说什么都可以,我们都听着,也不会再被路人阴阳怪气地讽刺“只是想好好看个文,不想看撕逼”了。


好好的,和同为叶粉的姑娘们聊一聊吧,开开脑洞,吃吃粮,讲讲笑话。


一切原本就该是这样的,就让它回归最本来的样子吧。



扩扩扩!!周知!!而且最气的就是盗粉兼全粉,每次活动投票一定都在撕心累……

風雨祭無雙:

愿每一个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熬夜做出这条长微博,接下就看你们的啦!

2017.05.2614:00更新: 错字问题已更正,为集中扩散,增加热度,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2017.05.2617:00更新:现在阅文已经公关在tag下屏蔽了这条微博,只有拜托同担们尽可能多地转发传播了。宁可蚍蜉撼树,绝不坐以待毙。

2017.05.26*:20更新:长微博屏蔽已解除,谢谢各位姑娘的努力!另外,有姑娘提醒长微博组,有人在微博不停举报,所以如果发现搜索搜不出来,多试几次:)


陈情:

小周只是不爱说话,并不是哑巴

老喻只是打游戏比较慢,并不是断了手

老王只是一只眼睛微大,并不是面部畸形

老韩只是很严格,并不是土匪脸

老叶只是没下限,并不是不要脸

老魏才三十,并不是老汉,也不会推车

锐哥点心称号是叫着玩的,他不是废物

黄少天只是吵了点,他不是……



他就是话唠。